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学校主站

电子校报

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
文字:王江南 周德胜 曹欣   
加入时间:[2017-09-08]   阅读次数:[]

 

一家六口全是弱智  

  两朵鲜花,一根独草,这便是衡阳师范学院音乐学院师生三人组成的衡东县调研组第27组。心系湖湘大地,情系脱贫攻坚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在衡东县三樟镇下乡调研的十五天,我们走访了很多村户,遇到了很多人,很多事,或欢喜,或忧伤,或温暖,或悲痛……都说时间会洗涤冲刷一切,但有些人,即便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,但早已震撼内心,触动灵魂,注定成为难以忘却的记忆,挥之不去。
  一、爸妈去哪儿了
我们调研的和平村有两个低保户孤儿。一个父亲因病去世,母亲改嫁,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,爷爷患有肺结核,奶奶是二级肢体残疾,仅靠低保维持生活,后因家庭贫困辍学入伍;另一个双亲早世,爷爷去年癌症过世,只留下独自一人辍学在外务工。在柴山洲村调研时,我们还认识了一个叫马光辉的孤儿。瘦小的个子,黝黑的皮肤,帅气的脸庞,酷暑天,却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长袖衣。2009年冰灾,冰雪积压致树木倒塌,马光辉的父亲被砸中头部当场死亡,母亲离家出走,年仅6岁的马光辉成了孤儿,由伯母抚养。当我们提及马光辉,伯母满脸自豪地告诉我们,马光辉非常懂事,成绩优秀,今年刚好初中毕业,考上了县重点高中,左邻右舍都很喜欢他。“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!”我边肯定边鼓励马光辉要乐观面对生活,勇于接受人生的挑战,自立自强,做个懂得感恩、有用的人!小伙子腼腆地点点头,眼神中却透露着忧郁与自卑。就在这一刻,我陷入了深深地沉思:前路漫漫,道阻且长,他能否跨过成长路上的泥泞坎坷,打破世俗的观念,卸下孤儿的心理包袱,不陷入“问题少年”的漩涡中?思考之余,我加了他的QQ,希望当被黑暗笼罩迷失方向时能给他带去一丝暖光,让他知道这个社会是有温度的!
  二、贫苦中挣扎的三口之家
  一栋上下两层的90年代的老旧楼房孤立在山林中,一条杂草丛生的泥土路弯弯曲曲地通往村主干道,破败不堪的家中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居用品,这就是和平村李余钦的家。到李余钦家时,只有妻子龙麦辉在家,因为智力残疾导致语言障碍,我们与她基本上无法交流,只得从邻居和同来的村干部口中了解情况。得知李余钦患有慢性胃炎,劳动力弱,妻子从小患有脑膜炎导致智力残疾,同时是严重视障者,已丧失劳动力,儿子读大二,患有低钾血症,发病时四肢软弱无力、软瘫,严重时会呼吸困难。为什么疾苦都降临在这一家人身上?听罢,我无言以对,一阵阵酸楚涌上心头。“这户人家要重点扶助!”我转过头去向同来的村干部说道。我真想使出洪荒之力解救他们于病魔与贫穷的水深火热中,但我深深地明白,我能做的也就如此而已,内心的这点同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,唯愿他们被世界温柔以待!
  三、这家人的前半生与后半生
  在塘源村,有这样一户低保户,一家六口人,全是智力残疾,让人触目惊心。两个女儿均已成家,丈夫也都是弱智,两姐妹分别育有两个两三岁的小男孩,因智力低下,无法像常人一样正常生活,丧失劳动能力,只能在家带小孩。母女三人长相很是相似,虽衣着朴素却依然难掩姿色,如果不是因为弱智,母女三人也算得上是十里挑一的大美女,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真是命运弄人,这样的一家子,着实让人深表同情与怜悯,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家族病代代相传,难道仅仅是为了延续香火、传宗接代吗?看着面前这两个活泼可爱、调皮捣蛋的小男孩,想想在这种特殊的家庭中,他们的成长路上将会遭受多少嘲讽与白眼,会不会都遗传父母的弱智基因?多年以后他们能否依旧这般可爱至极、健康成长?长大后是否依然会像他们的父辈们一样选择结婚延续香火?想到这里,我不禁不寒而栗。扶贫先扶智,治穷先治愚,家族病史的家庭在农村并不少见,愚昧无知比贫穷落后更可怕,清除农村愚昧无知的毒瘤迫在眉睫!
  四、他们的后半生将何去何从
  伴随着阵阵狗吠声,我们来到了塘源村低保户张新社家里。户主张新社中风瘫痪,言语三级残疾,完全丧失劳动能力,妻子患有糖尿病。因当年计划生育,只生养了一个女儿留在家中招婿,曾先后有三个男人入赘,并分别育有两女一儿(三个子女同母异父)均在读书,昂贵的医疗费用和高额的学费让这个家庭负债累累。许是日子过得太艰涩了,许是内心有太多的愁苦,见到我们,已过花甲之年的张新社情不自禁,掩目而哭。看到这一幕,想着在这种疾病缠身、关系复杂的贫困家庭中,三个同母异父的孩子能否健康成长而不受家庭环境的负面影响?他们能否背负沉重的家庭负担与心理压力负重前行?他们能否在贫苦困境中逆流而上而不至于中途辍学或消极厌世?我顿时心如刀绞,五味杂陈,除了安慰和鼓励,似乎我什么也帮不上,这一刻,对心有余而力不足这几个字我的感受是如此至深。
在我们调研的近160户贫困户中,孤儿,因肢体残疾、智障、精神病、尿毒症、癌症等疾病致贫,或因子女较多因学致贫等现象尤为居多。这个社会需要帮助的人确实很多,我们没能力帮到所有的人,但我们可以温柔对待那些身心残疾、贫困的需要我们关心的人。这让我不禁想起一个沙滩上捡鱼的小男孩的故事。有人见一个男孩在沙滩上不停地捡起鱼往大海中扔,就问他在干嘛。男孩说:“我在救鱼。”那人说:“这么多鱼,你救得过来吗?有谁会在乎你这么做呢?”小男孩一边不停地扔,一边说:“至少这一条在乎。”是的,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世间将变成美好的人间。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音乐学院   王江南  周德胜   曹欣)